来自 台海动态 2019-09-21 13:0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10bet体育 > 台海动态 > 正文

中国和俄罗斯象是下的日俄北方领土议和,能还

5月20日,中俄首脑会谈在上海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就将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升至“新阶段”达成了共识,同时还签署了总额达约4000亿美元的大型天然气供应合同。作为欧亚大陆的两个大国,中俄加强合作带来的地缘政治冲击有可能对日俄之间悬而未决的北方领土问题产生影响。      在2015年前日俄领土问题难有进展  “中国的同事(国家主席习近平)就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活动进行了阐述”,“必须客观评价这一世界性的悲剧”,普京总统5月24日会见国内外通讯社记者时,针对日俄关系如此开宗明义。由此不难想象,在尖阁诸岛(中国名:钓鱼岛)问题上与日本不断加深对立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俄首脑会谈上,曾要求俄罗斯在批评日本“军国主义”方面与中国保持步调一致。 中俄通过大型天然气合同等走进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新阶段(KYODO)   中俄首脑20日签署的联合声明中也指出,中俄将在2015年共同举办“二战欧洲和亚洲战场战胜德国法西斯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70周年庆祝活动”。对于俄罗斯而言,在“反对歪曲历史和破坏战后国际秩序的图谋”这一点上,与中国保持合作的意义也不容小视。这是因为对俄罗斯而言,“二战胜利”在国内可以用于鼓舞爱国主义,而在外交舞台则可用于确保其战胜国的地位。  需要注意的是,在日俄关系上,俄罗斯在使用“战后秩序”这一表述时,往往暗示了对于北方领土的“俄罗斯主权”。普京政权一直强调“获得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领土”或“北方四岛”)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这一主张,同时一直将日本承认俄罗斯对北方四岛的主权作为启动谈判的条件。  假设俄罗斯在北方领土的主权问题上向日本做出让步,有可能导致自己动摇“战后秩序”。因此,还可能招致保持步调一致的中国的反对,并导致已进入新阶段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产生裂痕。俄罗斯对日本将越来越难以做出巨大让步。尤其是在2015年二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之前,日俄领土问题将难以取得进展。      对加入对俄制裁的日本持批评态度  那么,要在不过度刺激中国的情况下推进与日本的领土谈判,俄罗斯应该何去何从呢?   在普京总统眼中,在得到日苏两国议会批准的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的框架内相互妥协看起来更加现实。普京总统在24日的记者会上,再次提及含有签署《日俄和平条约》后“向日本国交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等内容的《日苏共同宣言》,暗示出希望最终解决问题的意向。(编者注:二战后,当时的苏联长期未能和日本缔结和平条约。1956年日苏两国通过《日苏共同宣言》结束了战争状态,但是迄今为止日俄两国尚未缔结和平条约。)  此次的中俄首脑会谈力争借助大型天然气合同形成“战略能源同盟”。两国继石油之后,通过天然气管线联系在一起,在能源安全保障方面,相互依存关系将大为加强。  对于普京政权来说,天然气和石油的出口是其生命线。这天然气和石油出口的收入占到俄罗斯联邦预算财政收入的约一半。如果正在成为最大顾客的中国减少从俄罗斯的进口,俄罗斯将陷入困境。此外,与普京关系密切的统治阶层精英也以资源领域为中心,深深涉足“与中国相关的利益”之中。同时很多观点认为,远东、西伯利亚的开发如果没有中国的巨额投资将寸步难行。  中俄之间仍然存在深层的警惕感,但即便如此,俄罗斯依然选择通过接近中国来获得政治和经济层面的好处。这种影响似乎已经迅速体现到北方领土问题上。  “日本有(在领土问题上进行谈判的)打算吗?”普京在24日的记者会上对在乌克兰危机中参加欧美对俄制裁的日本表示了批评,加大了对日本的压力。由此可以看出,俄罗斯的强硬姿态是,如果日本不在“交还齿舞和色丹”的框架内做出让步的话,将面临“艰难的共同磋商”,谈判的长期化将越来越难以避免。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莫斯科支局 石川阳平

  

图片 1

  安倍普京握手(资料图片)

  日本共同社19日援引政府内部消息报道,安倍政府在对俄领土交涉上出现重大转变:不再以确定争议领土主权归属为缔结和平条约的前提,即使俄罗斯不承认北方领土(俄称南千岛群岛)属于日本,日本也可能与俄罗斯签订和平条约。这被认为是日本在对俄领土交涉上做出巨大让步。日本政府尚未就此回应。

  自俄罗斯总统普京确定年底访日以来,日本国内不断涌现对两国领土交涉的各种猜测。除了放弃主权的苦肉计以外,日本媒体此前还报道过先行收回齿舞、色丹两岛方案和日俄共管争议四岛方案。

  然而,相对于日本国内的情绪热烈,俄罗斯对领土问题的回应可谓冷淡。专家指出,普京的底线是按照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先解决两岛,这需要以经济合作为前提。俄罗斯已经看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急于求成的心态,不排除临时提价的可能性。

  【大幅让步】

  1956年签署的《日苏共同宣言》规定,两国将尽快签订和平条约,签订后,苏联向日本返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不过,日本政府一贯坚持,要先确认北方四岛主权归日本所有,才能跟俄罗斯签订和平条约,而俄罗斯则认为日本要求归还北方四岛实为重新定义二战战败结果。双方就此争执不下,和平条约一直未能签订。

  根据共同社19日报道,安倍9月下旬要求外务省就解决日俄领土问题研究新方针。鉴于政府内部已经认识到不可能改变俄罗斯作为战胜国的历史观,安倍政府正在考虑在不确认四岛主权归属的情况下,与俄罗斯缔结和平条约。届时,俄罗斯向日方移交齿舞和色丹岛,面积较大的国后、择捉两岛留日后商讨。日本政府认为,双方签订和平条约后,俄向日移交两个小岛时会承认日本对两岛的主权。

  共同社分析指出,安倍政府认为,日方改变以往立场、不确认四岛主权归属的巨大让步能够推动领土交涉取得进展。

  共同社称,这是安倍政府在不损害俄方原则立场的情况下使出的苦肉计。如果不以确认主权归属为前提,日俄缔结和平条约的难度将降低。安倍将视国内舆论和俄方反应在12月首脑会谈举行前做出最后决定。

  日本东洋学园大学教授朱建荣指出,鉴于日本国内对领土的强硬态度超出预期,领土交涉方案可能经历一波三折。现在安倍已经知道,要想在年末首脑会谈取得突破,只能权且承认俄对两大岛的主权。然后在文字表述上留些伏笔,用寻求共同开发的说辞缓解国内情绪。

  朱建荣认为,日本近来频曝交涉方案,不排除安倍政府借此探口风,同时也可释放压力,降低国内心理预期。不过,连两个小岛的主权归属都不确认,这在日本国内看来通不过。

  【俄方冷回应】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本月5日说,俄罗斯对南千岛群岛的主权不容置疑,要在签署和平条约问题上取得进展,日本必须承认根据二战结果形成的这一现实。

  中国社科院俄欧亚所俄罗斯外交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李勇慧指出,对俄罗斯来说,普京希望与日发展经济合作,振兴远东,提升大国地位。俄日关系缓和,也有利于摆脱西方孤立,瓦解西方阵营对俄的围堵。对日本来说,安倍之所以奉行积极的对俄政策,主因之一就是为了解决领土问题。他看准俄处在经济危机中急需与日本开展经济合作,又恰逢普京获得高支持率、掌握解决领土问题的主导权,解决领土问题迎来千载难逢的时机。毋庸置疑,双方互有需求。

  但是,李勇慧指出:普京的底线是按照1956年宣言先解决两岛。对于现在部署有军事基地的择捉、国后两岛,普京是不会作出让步的,齿舞、色丹的归还前提也是要先谈经济合作再谈归还。(刘秀玲)(新华社专特稿)

本文由10bet体育发布于台海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和俄罗斯象是下的日俄北方领土议和,能还

关键词: